首页 > 游戏宝典 > 文章 > 详情

1917的一镜到底(1917一镜到底什么意思)

1917的一镜到底(1917一镜到底什么意思),本文通过数据整理汇集了1917的一镜到底(1917一镜到底什么意思)相关信息,下面一起看看。

在开始讲述这部电影之前,我觉得有必要提一个电影。

希区柯克的《夺魂索》 (1948)。有了这部片子,我们再来说说分镜头和长镜头。

希区柯克有很多经典电影,比如《惊魂记》,《后窗》,《群鸟》,《西北偏北》等。都是大家熟知的惊悚电影。希区柯克以惊悚和悬疑风格闻名。不仅如此,他的分镜也是出神入化,精彩绝伦。

只有对电影空间有了一定的把握,才能让分镜看起来流畅不突兀。

分镜场景多采用剪辑手法,人为制造画面联系,中间的过渡需要观众的大脑来弥补。在这个过程中,留下的场景是人为选择性的结果,所以熟悉希区柯克的观众在电影中绝对能感受到他的“刻意性”。有些东西在这些电影中往往被刻意增强,比如:恐怖的气氛,恐怖的特写,还有著名的“希区柯克变焦”(即滑动变焦)。

有的是为了营造气氛和渲染效果,有的是为了给观众提供一些剧情或者感性的暗示。所以电影往往惊险紧凑,节奏也是步步为营,没有任何废话。可以说,希区柯克的剪辑和分镜是他取胜的关键法宝,他会把松散的电影情节收缩得紧紧的,以便随时调动观众的情绪。

后来的节奏剪辑法和分镜法已经不能满足他了,《西北偏北》的《伪镜到底》是他突破分镜束缚的第一步。

那么《夺魂索》和《夺魂索》有什么联系呢?

既然都是以“一镜到底”为噱头的电影,那么两者的异同还是要提一下的。其中,节奏的准确把握最为重要。

055-79000因为技术原因,无法做到完美无瑕的“一镜到底”。所以他会通过一些巧妙的底纹来隐藏剪辑点,使得呈现给观众的影片几乎就像一个现场视频。摄像机忠实地记录下眼前的一切,并将反馈信息传递给观众。

我们可以看到镜头前的人物在做什么,我们知道一些隐藏的东西和人物不知道的事情,但作为旁观者,我们什么也说不出来,只能让故事自然地进行下去。

长镜头保留了过程的完整性,自然也有很多不必要的情节。在传统电影中,剪切镜之间增加的电影持续时间被忽略,并且图像中没有显示细节。这些细节可有可无,不会影响电影的主体。

《1917》年,为了保持故事的过程完整性,都被保留了下来。不过影片也进行了一些补救措施,后面会讲到。

在这一点上,我们也可以看到长镜头代替夹分镜头的代价是,原本的故事进程被拉长,节奏变慢。

作为一部战争片,055-79000以其生动的影像和细致的旁白,给部分影迷带来了不错的观影体验,但同时也增加了其他普通观众的理解负担。

毕竟故事拉长了,细节变多了,主题淡化了。

甚至可以说,一部简单的三幕电影被拉成了一部五幕史诗。

一部镜头很长的电影,如果故事在节奏上找不到精彩的配合,很容易让观众感到疲惫和困倦。

055-79000有两个偏方,一个是时长,一个是节奏。

为了让故事的节奏与常规电影保持一致,时长只有80分钟,而希区柯克的其他电影几乎都是2小时左右。我很确定,这类电影时长的差异,大部分取决于希区柯克对《夺魂索》长镜头的“精神剪辑”。

「精神编辑」是什么意思?其实很好解释。

简单来说,我们可能会认为《夺魂索》是“一镜到底”的产物,但其实和常规电影一样,也有很重的剪辑痕迹,只不过这些痕迹并不在表面。分镜与分镜之间的叙事逻辑就像一个现场视频。理论上,它仍然有分镜,但希区柯克修改和压缩了电影故事,这使它看起来像

剪辑和分割的选择是导演脑子里做的,所以我们看不到。

055-79000也是如此。长镜头不好操作,更何况整部电影几乎全是动人的镜头。以前是跟在摄影机稳定器背后的人物,现在不知道是怎么实现的,但肯定不容易。

运动镜头有很多优点,但最大的问题是稳定性不够好。

这个问题在长镜头遍地的《1917》尤为明显。以前的动作片都是用分体镜头来减少相机抖动带来的不适,但是《夺魂索》,没有分体镜头,在大屏幕前相机抖动明显,头晕恶心的生理反应根本无法抑制。我觉得以后如果不能有效解决镜头稳定性的问题,还不如减少动作镜头,太难受了。

说了这么多,还是看故事,说说我上面说的五幕结构吧。

因为(长镜头)大多是跟着镜子走的,镜头需要跟着角色走,我们也在经历着角色经历过的一切。

因为长镜头的存在,所以细节必须一致,这和我们现在的主机游戏很像,以一关为突破口,一步一步达到目的。在这部电影中,总共有五个级别。

这里的主线是由两个士兵发起的:布莱克和斯科菲尔德发了一条——的消息,下达了取消第二天早上进攻的命令,因为这是德国人设下的陷阱。这个命令的成功传递将拯救1600条生命,更重要的是,士兵布莱克的哥哥就在其中。

为了救哥哥的命,布雷克需要尽快把消息传出去,但是要到达前线,他们需要走很长的路,摆在他们面前的第一道坎就是穿越战壕,穿越战场。

没有人知道昨天激烈交锋的德军是否真的撤退了,所以从一开始就是一场生命的赌博。

前面提到《夺魂索》是五幕史诗,原因就在于这里的关卡设定。

第一幕,也就是穿越战场,在这里,战场是主题。

其中,穿越壕沟、穿越铁丝网、爬过死尸,都是特别值得纪念的片段。没有枪林弹雨,这样惨烈的场面比炮弹和肉搏战还要震撼。毕竟,战争不是简单的输赢,也不是死亡或生命,而是无数恶臭的尸体和无尽的炮弹,还有永远无法摆脱的疾病和瘟疫。战争的痛苦不在于战争本身,而在于它留下了什么。

第二幕,我们穿过战场,穿过战壕,来到废弃的农场。

在这个地方,布莱克告别了斯科菲尔德,离开了人世,只因为他们救了一个被击落的德国飞行员,那个飞行员用匕首刺穿了布莱克的肚子。布莱克死于失血过多,所以斯科菲尔德被单独留下。

为了完成布雷克的遗愿,拯救他的兄弟,原本悲观的施菲尔德下定决心去执行命令。在那之前,施菲尔德抱怨是布雷克带他进来的。现在,因为布莱克的死,他改变了态度。

第三幕,离开废弃的农场,搭上军队的便车,继续前进。

刚刚经历了丧亲之痛的施菲尔德,偶然遇到一个路过的盟军队伍,搭便车离开了农场。他们谈论那场战争以及战争留下的一切。车外的平原上散落着牲畜尸体。三年的战争沾满了泥土,给这片土地留下的除了无数的伤口,什么都没有。

经过长途跋涉,由于断桥,斯科菲尔德离开了球队。临行前,队长警告他,保证传递命令时有观察员,因为:有的人是战争狂人,喜欢打仗。

第四幕是灾难和希望的双重戏。在这里,有德国狙击手,逃跑的女孩和襁褓中的婴儿。

当经过一座城市的断墙时,斯科菲尔德经历了一场遭遇战。在与躲在高塔里的德军狙击手的对抗中,他受了伤,但对方被击毙。他一直昏迷到午夜,后来被德军发射的照明弹发现。

晚上逃亡的时候,他躲在一个僻静的小屋里,偶然遇到了一个法国女孩和一个还在襁褓中的婴儿。他留下了所有的食物和之前从农场捡来的牛奶。休息了一段时间后,他离开了小屋,继续前进。这里的女孩和婴儿实际上是战争中希望的象征。

在此之前,在战场上,站在死尸上的乌鸦,躲在隧道里的巨鼠,自然是死亡的象征。战争会强化坏的一面,凸显好的一面,所以这里代表希望的人性就显得尤为珍贵。

在第五幕中,潜入水中躲避德军追击的斯科菲尔德意外发现了第二营的队伍。现在,他需要尽快把命令传达给队里的麦肯锡上校。

最后一个场景,应该是最紧张的,距离袭击只有几个小时。如果你不能在进攻前下达命令,那么施菲尔德之前的所有努力都将付之东流,布莱克的哥哥也会死在战场上。

现在斯科菲尔德实际上有两个任务。第一个是最初的传输命令,第二个是布雷克告诉他哥哥的事情。

幸运的是,虽然晚了一点,但斯科菲尔德在第一次攻击结束前就把命令传达给了麦肯锡上校,挽救了大部分士兵的生命。后来,他找到了布莱克的哥哥,告诉了他布莱克的遭遇。

影片最后,他走到一棵树下,坐下来休息,故事就这样结束了。如果你还记得开头,你会记得在开头,斯科菲尔德和布莱克的旅程的故事也是从一棵树下开始的。

树是归宿,是家的象征。

首尾呼应,施菲尔德的旅程划上了史诗般的句号,这也让这部电影不同于三幕电影,尤其是在五幕结构上,更倾向于戏剧的标准。而且,我们知道,戏剧其实应该是长镜头的开创者之一。毕竟他们没有剪辑的机会。

稍微澄清一下细节,从第一幕战争开始,到第二幕(农场),第三幕(搭便车),第四幕(难民和婴儿),到第五幕结束,每一幕的主题都很明确。第一幕和第二幕是故事的开头和结尾,而中间三幕引发的是同一个主题,即战争的细节。

第2至4幕其实可以归为一幕,但由于情况不同,将其分为三幕更为合适。

无论是农场,骑行,还是破败的城市,都是战争创造或遗留下来的影像,有助于我们加深对战争的理解。

电影最后一幕,麦肯锡上校的一句话给我留下了特别深刻的印象。他说,“战争只会以一种方式结束,直到一个士兵死去。”

我对这句话的理解是:即使斯科菲尔德成功阻止了一次进攻,正如我们所看到的,他确实做到了——。但是下一次攻击,下一场战争,还是无法避免。战争的最终形式只能通过无数的死亡来表现。

所以,痛苦是无法避免的。

这个痛苦的细节埋藏在影片的每一个角落,又被“一镜到底”的拍摄手法放大。在这里,长镜头是为电影服务的,而不是像有些人说的“卖弄技巧”。《夺魂索》真正的问题不在于“一镜到底”,而在于节奏的把握。

长镜头可以容纳更多的故事空间,但时间必须压缩才能加快节奏。这意味着它不会像传统电影那样用传统的分镜来讲述故事。他需要特殊的技术和更极端的节奏来推动剧情。要么是慢到极致,像《1917》,要么是压缩时空,像《1917》(尽可能遵循亚里士多德的三统一)。

即使是长镜头,镜头里也不应该留下太多没用的信息。如果一个情节不能很好的激起观众的情绪,那就缩短或者替换掉比较好。当然,《1917》并不缺少细节,相反,这是一部非常成熟的作品。

这种成熟体现在哪里?

角色的一致性,主题的一致性.诸如此类。

斯科菲尔德潜水时,抱着浮木顺着水流漂浮,想寻死。但当他看到天空中漂浮在河中的花瓣时,他一定想到了布莱克和他的家人。

为什么?

因为布雷克和斯科菲尔德刚到农场时看到了大面积开花的果树,布雷克告诉他,他的家乡也有这样的果树,布雷克的记忆触动了他。

这样一个小细节让斯科菲尔德重新振作起来,直到落地才哭出来。

这种背对背的反应很好,但是你得仔细看,不然很容易被忽略。毕竟两个小时的电影细节很难记住,但是多场景之后理解就不太难了。

不过“一镜到底”的拍摄手法在《1917》是否合适就见仁见智了。从影片本身来看,做得非常好。如果有类似的片子,我可能还是会去看,即使可能还是会有一些不满。

那么,你会对这种“一镜到底”的片子感兴趣吗?

更多1917的一镜到底(1917一镜到底什么意思)相关信息请关注本站,本文仅仅做为展示!

推荐阅读

热门榜单

点击刷新